“生日快樂,暮煙!”

看著遠處正被眾人簇擁的王暮煙,作為王暮煙丈夫的李一塵卻獨自一人在角落里喝著悶酒,和整個熱鬧的生日會顯得格格不入。

“有些人真是讓人羨慕啊,被人養著當狗一樣使喚!”說話的家伙是王暮煙的同學兼朋友,名叫‘李星華’,身家不菲,是個典型的富家公子,和李一塵的身份有著天壤之別,每次見到李一塵都會給李一塵臉色看,尖酸刻薄的嘴臉經常把李一塵給嘲笑的無地自容。

“不過當狗也挺好的,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會叫兩聲就有飯吃,哈哈哈!”

眾人哄笑一堂,每一個字都刺在李一塵的心頭上,更點燃了他心中積壓多時的怒火。

“你說誰呢?”

“就說你,怎么樣?”他毫不掩飾對李一塵的羞辱之情,末了還繞著李一塵一番打量,“給暮煙當狗的滋味兒不錯吧?聽說你每天都要給她斟茶遞水是嗎?”

“何止啊,我聽說每天晚上還要打水給王大小姐洗腳呢!”

“你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我要是你,挖個坑把自己埋了得了!”

“哈哈哈!”

李一塵忍無可忍,手中水杯對著李星華潑了過去。

“嘩!”李星華憤怒地拍案而起,帶著其他人將李一塵一陣暴揍。

李一塵體弱,當場就被打趴下了。

這個時候王暮煙和她的姐妹走了過來。

“他發神經,居然拿水潑我!”李星華投訴道。

“暮煙,你老公太過分了!”

“就是,我們是來給你過生日的,可他居然給我們臉色看!”其他人自然也都站在李星華一邊,因為李一塵跟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王暮煙的臉色唰的一下就黑了,“李一塵,馬上道歉!”

“我為什么要道歉?是他的嘴巴不干凈!”

“我命令你,立刻,道歉!”王暮煙連說話的語氣都變了,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生氣。

李一塵看了王暮煙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末了什么都沒說轉身走人。

“你給我站住!”

任憑王暮煙如何命令,李一塵充耳不聞。

“李一塵!”王暮煙氣的直跺腳。

原本熱熱鬧鬧的一場生日宴會就這樣被李一塵給攪黃了,王暮煙站在那里久久沒有言語,臉色陰沉得可怕。

……

夜,空無一人的海灘不時傳來海浪聲,借著海面的波光,依稀能看到不遠處有個人躺在海灘上,一動不動,全身僵硬,面無血色,已經死去多時,鏡頭拉近,讓人唏噓不已,那不是李一塵嗎?

“嘭!”突然間,黑影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砸進了海面,濺起巨大的水花,半響后,又一個人影從海中走了出來,他捂著胸口,拖著疲倦的身體走上了岸,身上的衣服款式很是獨特。

  )/更{C新最)m快◇上!酷S》匠ho網O0

“該死……嗯?”話剛說完,他發現了不遠處的李一塵,卻愣了一下,似乎發現了什么,走了過去,頓時露出吃驚表情。

“這人居然跟我長得一模一樣!”

如果李一塵還活著,他肯定也會有同樣的疑惑,這個從天而降的人不僅長得跟他一模一樣,連身材都幾乎相同,只不過這人一身線條炸裂的肌肉,氣質和眼神卻和李一塵截然不同。

“嗯?”這個時候他又有了意外發現,數米開外有個東西發著亮光,原來是個手機,手機下面還壓著張紙,準確的說是李一塵留下的‘遺書’。

“我不想再做人了!”

簡單的一句話,卻感覺道盡了一生的唏噓

剛看完李一塵的遺書他突然猛地抬頭看向天空,“該死,這么快就追來了!”

說完想走,卻又看了李一塵一眼,靈機一動,把李一塵身上的衣服給換了過來,末了小跑著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

幾乎在他躲好的同時,海面上憑空起風,跟著不知道從哪兒傳來了談話聲,“想不到那個淫棍居然這么輕易就死了!”

“哼,這么死太便宜他了,我恨不得把他的皮抽他的筋!”

有男人的聲音也有女人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們對‘他’的仇恨頗深。

“死了也不能輕饒他!”

“呼!”話音落,一道光束從云中射出,籠罩在李一塵的尸體上,下一秒李一塵的尸體便消失在了原地,風停了下來,一切回歸平靜。

“你們等著,等本座傷好了,一定殺回去,把你們的褲子都給脫了!”

很顯然,他口中的‘老家伙’把李一塵當成了‘他’,而真正的‘他’卻幸運的逃過了一劫。

“啪!”毫無征兆的,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給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兩個穿著黑西裝的人正看著他。

“大小姐找你半天了,跟我們回去!”

大小姐?

哪兒來的大小姐?

就這樣,李一塵被帶回了‘王家’。

與此同時,疾馳的車上,李星華正一邊開車一邊拿紙巾擦拭著汗水,副駕駛座上的馬輝一臉緊張惶恐。

“我們不會有事吧,星華?”

李星華看了他一眼,說道:“根本沒人關心他的死活,只要我們不說出去,沒人知道是我們干的,你記住,我們現在坐在同一條船上,今晚的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你父母也不行……”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大少說:   我胡漢三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