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被這一巴掌給扇蒙了,眉頭緊鎖著從林子俞手上接過手機,界面顯示的是一條錄音。

他困惑地點開一聽,頓時變了臉。

錄音正是他和張軍在辦公室里的對話,正是關于給林子俞下藥的對話,只是錄音被做了特殊處理,楊風的聲音聽得很清楚,可是張軍的聲音就是模模糊糊地,分辨不出是誰。

完了,出大事了!

楊風瞳孔收縮,連忙辯解道:“這是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樣。”

“怎么,難道你要說,那不是你的聲音?”

林子俞面色蒼白,眼中的失望之色都要化成水溢出來了。

“是我的聲音,但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樣,你難道就沒想過,錄音里那個模糊的聲音是誰嗎?”

楊風急了,這簡直是天大的誤會。

林子俞苦澀地搖頭:“另一個聲音是誰不重要,我在乎的是你,是你答應了對方,要給我下藥。”

“你,親自給你老婆下藥,要把你老婆送到別人床上,就為了那么點錢?”

這話是林子俞扯著嗓子吼出來的。

“我...”

楊風想要解釋,但卻啞口無言。

一切的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錄音就擺在那。

  s酷匠Y網唯pC一{正/版V},$其~/他u都是盜版0C#

當時楊風是想自己幫著解決掉這件事,才假裝答應張軍要給林子俞下藥的,如今對話就在林子俞面前,讓楊風怎么解釋?

“如果我說,我是假裝答應的,你相信嗎?”楊風雙拳緊握,咬牙說道。

“假裝答應,呵,那你演得可真像,難怪在大廳里,你非要拉著金輝跟我喝酒,還非要把你手上的那杯酒給我喝,我明白,現在全都明白了,真是諷刺。”

林子俞近乎絕望地笑著,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

“根本不是那樣,我們看結果,你并沒有中招,不是嗎?”楊風急切地說著。

“我是沒中招,但那是因為你粗心,把給我準備的酒不小心給了金輝,對吧,我沒猜錯吧,所以金輝喝完酒沒多久就狀態不對地走了。”

楊風無奈地閉上了眼睛,這次的誤會,真是太大了。

林子俞的聰明才智,一旦發揮在誤會上面,那么兩人的關系只能越走越遠了。

“我對你太失望了,楊風,四年來,我第一次真正地認識到你。”

林子俞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看著她這副痛苦的樣子,楊風能感受到林子俞對他有多在乎,能感受到林子俞的痛苦和愛。

他的眼神不斷變化,心里在掙扎著,要不要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訴她。

“為什么你要這么對我,我那么信任你,你卻一次次辜負我,四年來,我是對你不好,可我已經下定決心改了,但你卻偏離了軌道。”

林子俞崩潰地嘶吼。

楊風看愣了,這是他頭一回看到林子俞如此崩潰,而且還是因為他楊風。

“子俞,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其實讓我給你下藥的人就是張...”

楊風這話說到一半,忽然一個低喝聲傳來:“怎么,還不肯承認?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么可狡辯的?”

走過來的是張軍,他的臉上帶著冷笑,看楊風的目光滿是陰冷。

“你這個狗東西,”楊風咬牙瞪了張軍一眼,扭頭沖林子俞低吼,“讓我給你下藥的人,就是張軍!子俞,你千萬別信他的鬼話。”

林子俞還沒開口,張軍就先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給林子俞下藥?你先搞清楚一件事,這份錄音是我給林子俞的,如果我是真兇的話,那我這樣的行為豈不是自掘墳墓?”

林子俞聽得直搖頭,側過身去,不想再看楊風。

“行了,別鬧騰了,保安,把人按住,等會送去警察局。”

張軍沖楊風得意一笑,一招手,立馬就有三個保安跑過來,強行抓住楊風。

楊風面色不善地掃了保安幾眼,如果愿意的話,他瞬間就能掙脫擒拿,但他此刻的眼里只有林子俞。

“子俞,你答應過我的,不會再誤會我,忘了嗎?”楊風緊緊地看著林子俞的背影。

林子俞聲音清冷:“這次我沒誤會你,是我看錯了人。”

說完,她長長地嘆了口氣:“張總,這事我不準備追究,等會把他放了吧,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等林子俞走后,張軍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支走保安,沖楊風冷笑:“小子,沒想到你就是林子俞的老公。”

楊風長出一口氣,深深地看著他:“是我小看了你。”

“不不不,應該說是我小看了你才對,想不到傳說中林家的那個窩囊廢女婿還有如此心計,我差一點都著了你的道,真是令人大驚失色。”

張軍咧嘴冷笑不止。

在辦公室,林子俞聽到錄音時就認出了楊風的聲音,當時張軍才知道原來楊風就是林子俞的老公。

當時他就想明白了所有事情,知道這次的計劃為什么會失敗了,就是因為楊風。

“林子俞是我老婆,有我在,你永遠都別想動她一根汗毛。”楊風凝重地跟他對視,氣勢爆發之下,居然讓張軍愣了一剎那。

有那么一剎那,他感覺楊風像是脫困的巨龍,但仔細想想,不過是個吃軟飯的廢物罷了。

“就憑你?你拿什么跟我斗,”張軍拍拍楊風的西裝,“你看看,就連你這份服務員的工作都是靠林子俞走后門才得到的,你除了吃軟飯就一無是處。”

“等著看吧,很快,我就會徹底得到林子俞。”

“還有,我不會開除你的,我要你親眼看著,我是怎么得到你老婆的。”

說完,他不屑地瞥了楊風一眼,拍拍手上的灰塵就走了。

看著張軍逐漸遠去的背影,楊風深吸一口氣,滿心的感慨。

真以為我是酒店的服務員?

不好意思了,如果你真這么想的話,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楊風目光如炬,堅定地掏出手機撥出去一通電話。

“喂,老趙,我賬戶里那5千萬,可以隨意使用對吧?”

“少爺,那些錢包括維亞納酒店都是您的私人財產,您可以自由使用。”

?“好,我要買下云鼎酒店,立馬幫我安排。”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