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足足漲了七八倍!

誠然,以前金開鱗三人戰力就不弱,但充其量也就是拿了個省城拳術大比冠軍!

再看現在的數據,三人成績的平均值,都已經不亞于拳王布萊克這個級別了!

也就是說,他們每個人,都可以輕松完虐拳王之流!

最可怕的是,金開鱗的個人力量指標那一欄,赫然寫著……三千磅!

三千磅,那可是將近二千八百斤的巨力!

布萊克的力量,不過是金開鱗的一個零頭!

這,細思極恐!

短短半個月,隊員的實力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這無疑是足以稱道的奇跡!

隊員都這般強,遑論師父!

對比之下,布萊克敗給譚嘯,已經算是雖敗猶榮了!

“任野同志!這件事情,你必須做一個深刻的檢討!給我、給組織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么,你要污蔑譚師傅?為什么,你要造袁副樓主的謠?如果這件事情處理的不好,恐怕,等著你的將會是法院的傳喚書。”

謝局長黑著一張臉,語氣無比強硬。

任野能搭上他的線,花了不少人脈心血,他原本還在懷疑,袁地煞真的腐敗了?

可是架不住任野的一再保證和各種拍胸脯打包票,他才勉為其難來參加了這次考核大會。

萬沒想到,任野完全是無中生有!

譚嘯分明是個杰出人才!

袁地煞不因為譚嘯年輕而看輕他,反而大膽任用新人,這樣善于發掘人才的人,怎么會是腐敗分子!

“謝局長請等一等,拋開譚嘯的能力不談!但今天他當眾將國際友人布萊克打進醫院,這件事情已經涉嫌傷害,恐怕……”

任野原本還想再挑刺,卻被謝局長直接打斷。

“外國人又怎樣?這次考核是權威部門公正過的,外國人也是一視同仁!勝敗乃兵家常事,擂臺之上,拳腳無眼,他技不如人怪得了誰?!”

“可……”任野張了張嘴。

“別說了!我不想聽任何狡辯,這個時候還在各種推諉!任野!我對你非常失望!”

謝局長冷哼一聲,背著手快步離去。

嘉賓席上其他幾個白城領導相繼看了任野一眼,皆都搖搖頭,也很快離去。

任野若不是借著袁家的勢,白城圈子里根本沒幾個人認得他!

說到底,他就是個小輩,但他世故圓滑,懂事,這幾個領導原本是有意提拔他的,可現在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情,連謝局長都得罪了,誰還敢搭理他!

心里頓時把任野打入了黑名單。

等到領導都走光之后,任野感到一陣眩暈,一股無力感漫上心頭。

癱坐在座位上,像是剛從沙漠中死里逃生的流浪者一樣,把茶杯里的水一口喝干。

今天這一波操作算是玩砸了!

非但沒把袁地煞拉下馬,還損失了一個拳王布萊克!

再就是,讓白城的領導都把他任野看扁了!

今后他在白城圈子的地位,可想而知啊……

這真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害人之心不可有啊!

當然,任野這種人是絕不會有此等覺悟的。

就在袁地煞正要開口宣布結束本次考核大會之時,任野“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臉沉得像黑鍋底,眼中那兩道充滿責怪的目光叫人不寒而栗。

“等等!這事兒還沒完!我可聽說了,譚嘯為了讓隊員們趕在半個月之內提升實力,不惜對隊員們進行非人的訓練!嚴重危害到隊員的身心健康和人格權利!”

袁地煞聞言,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顫!

果然,任野這個狡猾的家伙,還是咬著譚嘯不放!

袁地煞心思電轉,見招拆招道,“師父帶徒弟,適當的用一些手段也無可厚非。”

“呵呵!適當的手段?可據我所知,情況并不是這樣!”

“師弟,你所說的適當用些手段當然沒有錯,可是這譚嘯用的手段,卻完全是反人類的霹靂手段!隊員們早已苦不堪言……當然了,你我說了都不算,選擇誰當師傅是隊員們的權利,就讓拳宗的三名隊員自己來決定要不要譚嘯繼續做領隊吧!”

任野這家伙,眼看搞不倒袁地煞,便將矛頭直指向譚嘯!

加之之前他本就與譚嘯有過節!

今天是新仇舊恨,一并都要算上!

  √酷S匠&#網永久免tc費^L看@X小G說/0K_

姓譚的!這拳師你是當不成了,只要我說動隊員起訴,你就等著坐牢吧!

任野惡狠狠的想著,咬牙切齒地盯著譚嘯。

聽了任野的話,袁地煞也是一愣。

在此之前,拳宗的輔導員麗譙老師已經不止一次向他打過譚嘯的小報告!

因此,袁地煞對譚嘯的訓練方式也是有所耳聞,聽說譚嘯完全視隊員為豬狗,漠視隊員人權!

強迫隊員對他惟命是從,不服就打到服!

甚至,譚嘯身為師父,還有猥褻女徒弟的嫌疑……

總之,金開鱗三人肯定早已對譚嘯恨之入骨!

任野這一招借刀殺人,不可謂不歹毒!借隊員的刀,殺譚嘯的頭!

雖然譚嘯戰力的確很強,但那有怎樣?

隊員與他離心離德,如此一來,這個領隊,他還真當不了了!

袁地煞心憂,四下里的眾人卻無不是等著看譚嘯的笑話。

譚嘯讓金開鱗三人唱、跳、RAP的非人訓練方式,他們可是看在眼里,樂在心頭的。

任野臉上還帶著陰森的笑容,看了金開鱗、洪塔、燕凝紫三人一眼。

“三位,當著大家的面,你們不用擔心譚嘯亂來,說吧,這些天譚嘯都是怎么折磨你們的,我會為你們主持公道!”

一時間,空氣呈現出緊張的態勢。

萬眾矚目!大家都等著看金開鱗三人全部熄燈,譚嘯遺憾離場!

然而,金開鱗三人并未急著表態,而是圍攏在一起商量了幾句什么。

接著,虎體熊腰的洪塔率先站了出來,眼睛瞪得像步槍的槍口,直指任野。

“我師父譚嘯是我這輩子最佩服的人!今天我洪塔就把話先這兒,誰他奶奶的敢跟咱師父過不去,老子一拳把他砸成狗屎!”

說著,洪塔高舉起沙包大的鐵拳晃了晃。

“不錯!我們三個這輩子只認一個師父,那就是譚嘯!”

金開鱗冷傲的俊臉上含著一層薄怒,站在洪塔身旁,大聲說道。

“雖然譚嘯是個大渣男……但是!他卻是最優秀的領隊,若是誰敢讓譚嘯離開我們,那我,那我就掐死那個人!”燕凝紫兇巴巴地剜了任野一眼。

拳宗三人,并肩而立,怒懟任野,擁護譚嘯!

這一來,滿座皆驚,大跌眼鏡,場中人可算是徹底被整懵了!

“臥槽!這到底什么情況?神反轉啊!”

“拳宗這三個隊員不會是抖M吧?都被譚嘯虐成那樣了,居然還為他說話?!”

袁地煞何嘗不是大吃一驚,這和他料想的完全不一樣。

不過,這倒是意外之喜!

他當即便松了口氣。

再看任野,滿臉麻木的表情,今天他在譚嘯這里可謂是屢屢碰壁!

他真是納了悶,這和他掌握的消息嚴重不符啊。

金開鱗三人非但不恨譚嘯,怎么反而還幫著譚嘯?

他頓時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無底深坑,簡直是坑她瑪給坑開門,坑到家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