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豐秋自然不會因為仇人老了就放棄報仇,他找到魯圓木,要為死去的雙親還有未婚妻小梅討一個公道。

他要將魯圓木帶回家鄉,血祭親人。哪怕因此被判死刑也在所不惜。

魯圓木害怕了,跪地求饒,引來了不少人圍觀。這個弱書生便是其中之一。

周圍的人都十分同情魯圓木,并紛紛指責吳豐秋,說他是個惡人,竟然欺負這么可憐的老人。并且還攔著他,不讓他將人帶走。

吳豐秋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他耐著性子,將魯圓木做的惡事向著眾人說了一遍。

眾人一聽,魯圓木害得吳豐秋家破人亡,便都不說話了。

唯有這個書生,不依不饒。

他滿口的仁義道德,說什么古語有云,得饒人處且饒人等等之類的。

還說什么,魯圓木都已經向吳豐秋下跪認錯了,他現在又這么可憐,所以吳豐秋不應該再得理不饒人,應該以德報怨,原諒魯圓木。

吳豐秋自然不肯,那可是父母和未婚妻的血仇,怎么可能因為仇人老了就原諒?

  xc酷m匠B網t首t)發#D0#

他現在可憐,也是年輕時惡事做多了的報應。

吳豐秋執意不肯原諒魯圓木,頓時讓這個書生十分不滿,他覺得自己講了這么多大道理,這個吳豐秋還這么固執,簡直就是不可理喻,野蠻,未開化。

同時也覺得,吳豐秋不聽勸告,讓他在眾人面前十分沒有面子。

魯圓木見書生替他說話,也忙不迭的說好話,求助書生。

這書生見吳豐秋不理會自己,執意要帶走魯圓木,心中不滿之下,便說以德報怨是圣人所言,吳豐秋不原諒魯圓木,便是不聽圣人勸誡,是野蠻人。

本來說這些,吳豐秋也懶得搭理他,覺得這書生,是讀書讀傻了。

誰知書生見吳豐秋不說話還來勁了,不但極力阻攔吳豐秋,還口出狂言,說什么有什么樣的子女,就有什么樣的父母。

吳豐秋這樣野蠻,可見吳父吳母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才教育出這么野蠻,沒有德行也沒有同情心的子女。

吳豐秋的底線便是書生說自己可以,說他父母不行,所以他當即就急了,直接就把書生給打了。

這下可了不得了,這書生更是拉著吳豐秋不放,說要告他,還說吳豐秋死定了。

為什么呢,因為這書生有功名在身,乃是個秀才。

燕朝重文輕武,讀書人的地位都很高,尤其是有了功名之后。

成為了秀才,雖然離做官八字還沒一撇,但卻可以見到縣令而不跪。若是犯了小錯,連縣令都不能輕易的打秀才。

縣令都不能輕易的人,這吳豐秋是個武夫,卻打了他這個秀才,這還能了得?

秀才氣壞了,一定要拉吳豐秋見官。

吵吵嚷嚷之下,有人就報了官。京兆府那位臨時官聽到只是個斗毆的案子,便隨意派了一隊人,讓把人帶回去再審。

然后王班頭等人就遇到了白一弦。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其實這案子很簡單,案情也是一目了然。衙役覺得難辦,是因為,吳豐秋打了一個秀才。

可是事出有因,也是這秀才先多管閑事,罵了吳豐秋的父母,他情急之下才打人。

可不管什么原因,秀才都是有功名之人,連縣太爺都不能輕易打,吳豐秋打了就是罪過。

眾人聽了經過,不由都挺同情吳豐秋。

再看那魯圓木,一身普通麻衣,滿臉皺紋,體型干癟瘦弱,走路都顫顫巍巍,一臉的惶恐之色,僅從表面上看,第一眼給人的感覺,確實是非常的可憐。

白一弦覺得,魯圓木這面相生的好,看上去就可憐。任誰看到一個這么一個可憐的人跪在地上磕頭認錯,心中都會升起同情的感覺。

此時那秀才張嘴想要說話,白一弦卻說道:“你見了本官,為何不跪?”白一弦指了指吳豐秋和魯圓木,他們兩人一進門就老老實實跪在那里了。

其實白一弦原本也沒有讓人跪的習慣,只是聽了這個案子之后,對這秀才的印象很不好。

秀才一愣,立即說道:“大人,小生有功名在身,乃是秀才。”

旁邊的衙役說道:“大膽,這是我們京兆府尹大人,可不是七品縣令。旁邊所坐,乃是當今錦王殿下,你安敢不跪?”

燕朝律例,秀才見官不跪,乃是見七品縣令,白一弦是四品府尹,秀才自然要跪。

那秀才名叫范希,聞言嚇了一跳,立即跪了下來:“小生參見錦王殿下,參見府尹大人。”

白一弦問道:“他們兩人的恩怨,與你有何相干?你為何摻和進去?”

秀才原以為,都是讀書人,接下來,白一弦會讓他免禮,并且給個座位讓他坐著說,因為以往見到縣令,也是有座的。

沒想到白一弦根本沒讓他免禮,就讓他跪著說。

秀才心中不滿,卻不敢發作,只好張口說道:“大人此言差矣,江湖中的那些野蠻武夫都知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更何況是我等讀了圣賢書之輩呢?自然更是要鋤強扶弱,幫助弱小可憐之人。”

白一弦冷笑道:“路見不平?”

范希說道:“是,小生正是路見不平。大人,這魯圓木,年輕的時候,確實犯了些過錯,可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乎?

更何況,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又何必揪著不放呢?圣人有云,得饒人處且饒人,又曰以德報怨。

就是要教育我等,要學會放下仇恨,以德報怨。”

他指著魯圓木,繼續說道:“大人請看,這位老人家,年已古稀,膝下無兒無女,又無人養老送終,本身就已經甚是可憐了。

況且,他已經知道自己以前錯了,小生見他跪在地上,向著這人磕頭認錯,懺悔自己犯下的過錯。

圣人又有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所以,小生認為,這吳豐秋,就更不應該揪住過去的事情不放,應該原諒這位老人家才對。”

范希一邊說,一邊搖頭晃腦,滿口的大道理和仁義道德,動輒就搬出古語有云,圣人有云。

看他那模樣,就好像他自己就是圣人一般,所有人都得聽他的才行。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夢的風雪說: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