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酷匠)?網唯一DU正Y版,H其#他u¤都是…盜cr版(0z

“我絕對……要殺了你……”

被我粗暴的摁倒在地,夜星瞳用這樣一種曖昧的語氣無力的威脅著我。

我并不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身下的這位姑奶奶可是能對救命恩人第一時間揮刀相向的。雖然我當時也立馬就制服了她。不過她當時重傷初愈,身體虛弱的不行,這才敗給了我。要是在她吃飽喝足,精力充沛的情況下,誰輸誰贏還真是不一定。我不禁開始擔心起自己的生命安全。不過,這都是后話了,現在的我……只是一直野獸啊!

“呃……鳴哥,雖然我不想壞你好事。但是前面那五只喪尸我一個人恐怕應付不過來啊,你看這事兒咱要不等救出了龍哥之后找個賓館再干?”

就在我馬上就要得逞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王智的聲音。我頓時停下了猥褻夜星瞳的動作,下意識扭頭朝一旁看去。果然,應該是聽到了動靜。十米開外有五只喪尸正不快不慢的向我們逼近。

在這種危急關頭,我總算是清醒了過來。正當我想要上前隨手干掉那幾只喪尸然后去救趙錦龍的時候,右手卻傳來了異樣的觸感。

低頭一看,夜星瞳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上衣被我拉下了一角,露出雪白的香肩。

我嚇得差點當場駕鶴西去,整個人像觸電了一樣,“噌”的一下子從夜星瞳身上跳開。

夜星瞳緩緩的站了起來。并沒有大喊大叫,而是將手伸到背后……從腰間抽出一把泛著寒光的尖刀。接著,用一種看死人般漠然的目光看向我。

“姑奶奶小人錯了啊,我發毒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然就讓趙錦龍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里能撐船,就把小人當個屁放了吧!”

頓時,我感到有一股涼氣從腳底直沖脊梁,嚇得連忙跪地求饒。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被柴刀啊!人家誠哥至少還享盡人間極樂,但我還是處男啊,我家還等著我傳宗接代呢!不過夜星瞳并沒有理會我,而是反手握刀,身形移動,眨眼間就到了我的面前。

“臥槽,雅賣蝶!”我在震驚夜星瞳非人速度的同時絕望的用手擋住了眼睛,以免看見我被剁成刺身的慘狀。

“噗嗤!”刀刃割裂肉體的聲音傳來,我臉色慘白。

“咯嘣!”骨頭被折斷的聲音傳來,我嘴唇發紫。

“撲通!”尸體倒在地上的聲音傳來,我隨即癱軟在地……等會兒,癱軟在地?

我拿開緊緊捂著臉的雙手,發現自己渾身上下完完整整,沒有一處創傷,而一旁的王智則以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著我躺在地上自嗨。

此時夜星瞳的腳下已經橫七豎八的躺了四只喪尸,最后一只正在做最后的掙扎。

我拿開捂著臉的雙手,發現自己渾身上下沒一處傷口,而一旁的王智則以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

我躺在地上自嗨。

此時夜星瞳的腳下已經橫七豎八的倒了四只喪尸,最后一只正在做最后的掙扎。

夜星瞳面對喪尸迎面而來的撲咬,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了喪尸的左側,躲開攻擊的同時用尖刀

狠狠的插進了喪尸的脖里一時間鮮血噴得右兩米遠,喪吐著血沫,像斷了線的人偶一樣撲在了

地上,不動了。而夜星瞳除了胸口的起伏比剛才頻繁外,身上連一滴血都沒有沾到。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雖然早就感覺夜星瞳實力不一般,可沒想到居然有這么強。

鬼魅一般的身法,不可思議的速度,出招的動作有如閃電。這家伙,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秘密啊?

夜星瞳輕巧的躍過了地上的尸體,朝這邊走來,

夜星瞳這么強,我剛才居然對她做了那樣的事。完嘍,吾命休亦!我干脆放棄抵抗,直接躺在地

上等死。

“在這兒等著。“耳邊傳來夜星瞳冰冷的聲音。

然而夜星瞳卻并沒有鳥我,而是避嫌一般的繞過了我,完這句話便走進了衛生間。

“那個....鳴哥,地上涼,你趕緊起來吧。“王智看不下去了,過來向我伸出了手。

“哦,謝謝!“我抓著王智的手站了起來。

“話說鳴哥,你上哪找到這么厲害的妞啊?你這以后吃的消嗎?“王智湊過來問道.

“去去去,八字兒還沒一撇呢,什么吃的消吃不消,這話題太早了吧!而且你也不看看我是誰,

我堂堂七齒男兒會怕一個小姑娘嗎?還有,下次記得叫嫂子啊!“我一本正經的對著王智胡說八道。

“吹!你繼續吹吧你就。也不想想剛才是誰嚇得跪在地上唱征服。話說這家伙真有龍哥說的那么

強嗎?“王智在心里吐嘈道,但并沒有揭穿我。

此時的衛生間里,夜星瞳開著水龍頭,將一把涼水撲在了臉上。要知道現在已經是十月過半了,

天氣已經到了不穿毛衣就會死人的地步了。在這種月份,用冷水洗臉絕對是一件羊常刺激的事。有多

刺激呢?比如你熬夜看了一晚上《妹控既是正義》,第二天早上起來困的很不得找個棺材在里睡個夠

這個時候你試試用冷水洗臉,絕對會讓你high到不行,從而使你精神百倍,就不想去睡回籠覺了。這樣就可以安心的……在上課時候睡了。

夜星瞳將冰冷刺骨的涼水撲到臉上,用來冷卻發燙的臉頰。同時,也冷卻著內心的灼熱。

細長的睫毛上掛著水滴,夜星瞳關掉了水龍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由得憤恨的咬牙切齒

“那個混蛋,居然敢這樣對我!“她將拳頭握的“噼哩啪啦“的響,渾身顫抖個不停,恨不得現在

就沖出去把那個流氓剁成刺身。自己的初吻竟然就這么隨意的被別人給奪走了,明明下定決心要在一

片浪漫的玫瑰花叢里將身心都奉獻給靖哥哥的說。(玫瑰花叢...你不嫌扎啊!)居然就被這樣被一

個混蛋給攪和了,真是萬死不足惜!

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自己剛才居然....居然很希望他繼續做下去。夜星瞳想

到這兒,剛剛被涼水冷卻的內心又一次躁熱了起來,白暫的臉蛋一下子紅了大片。

“明明很討厭,可為什么...身體卻會這樣?“夜星瞳為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十分奇怪。明明和

那個人才認識了一天不到,可剛剛被摁在地上的時候,自己竟然對他產生了甚至要超過對靖哥哥愛意

。難道自己就是白姐姐說的那種女人.....

“啊!!!不是不是,小七才不是dang婦,人家還是少女呢!“夜星瞳像鴕鳥一樣的蹲下來用手

捂著臉悲鳴道。

“一定是因為太久沒有見靖哥哥了,太過思念所以在其它雄性身上看到他的影子了。這次任務結

束之后一定要把自己打包送到靖哥哥的房間里去!“夜星瞳這樣安慰著自己。

至于那個家伙,現在還不能急著動手。自己現在雖然傷愈合了,體力也恢復了。但是沒有自己的

裝備,神印能量因為治療傷勢被榨干凈了,自己回復印能的速度又慢得要死,只能通過裝備補給。但現在

裝備又不小心落在了教學樓里,那地方可是有黑尸級別的感染者,僅憑現在的自己恐怕去了也只是送

死。所有以,還是有必要利用一下那個混蛋的。

“哼!就讓你再多活一陣子吧,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時光。等本小姐拿到裝備回復了印能,一定要讓

你骨灰拌飯,靈車漂移,棺材板沖浪。“夜星瞳狠狠的瞪了外面吹牛的我一眼。

正在給王智扯犢子的我瞬間打了個寒顫,回頭看見夜星瞳面無表情的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喲~~這不是夜星瞳嗎,這么巧你也出來散步啊?“我裝作很自然樣子上前向夜星瞳搭話道(

其實嚇的魂兒都快散了)。我剛剛可是差點就把夜星瞳給強了啊,我都懷疑她下一秒會掏出刀來砍我。所以我

才主動拉近距離好在夜星瞳有動作的時候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呵呵,是的呢。好巧啊!不要再耽誤時間了,我們趕緊去救你的基……朋友吧!“出乎意料的是

夜星瞳不僅沒有反手給我一刀,反而露出如春風般和煦的笑容迎合我這思蠢到極致的搭訕。

我擦!這夜星是剛才被我推倒不小心把頭摔壞了吧,這發的哪門子的病啊?我都對她做了那樣

的事,還想著幫我,到底是真傻還是另有打算?我用我機智的大腦開始推測起來。

“鳴哥,嫂子說的對啊。現在拖的越久龍哥就越危險,我們還是盡早動身吧!“被我煩到快要崩潰

的王智也趁熱打鐵的說道。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果斷的放棄了思考,想那么多有什么用。我可是主

角,那個不靠譜的作者就算再怎么不靠譜也不可能這么早就便當我。還是等就出趙錦龍后再慢慢想吧!

“好了,事不移遲。我先下去了,你們快點跟上。“夜星瞳聽到王智的那聲嫂子,簡直氣得牙癢

癢。但現在又不好當面撕破臉,畢竟自己還有求于人。為了不使自己發作,夜星瞳趕緊獨自下了樓。

王智救人心切,二話不說跟了上去。

“小龍,撐住!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你可別死了啊!“我看了看遠方的超市,喃喃道。隨即下

了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王說: [點個追書加推薦,你們的老婆會更愛你的。你說是不是啊,s天這章以為某些原因,分段有很大的bug。本來想認真把段落改好,但是轉念一想這樣既不影響閱讀,還挺有創意,于是就這樣先試試效果,如果觀眾姥爺們感到閱讀不適,請在評論區里留言,小海一定會及時糾正。aber?] 我寵溺的看著依偎在我懷里的saber笑著說道。 [嗯,親愛的辛苦了!] saber乖巧的靠在我的懷里撒著嬌,她的金發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無比溫馨。 [為了這樣可愛的saber,我一定會更加更加的努力,寫出更多更多優秀的作品!] 我感受著saber身上傳來的體溫,摟著她細小的腰。在心中吶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