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不必了,只要他們不惹到咱們的頭上就行,別搭理他們就是。“

主要是都已經混到這個份上了,我可沒什么興趣再陪一幫高一的小兄弟瞎鬧騰,那未免也太掉價了。

李云浩點點頭,也沒再多說什么。

這頓酒,一直喝到晚上十一點多,桌上零零散散幾個空酒瓶,幾盤小菜也差不多吃光了,桌底下箱子也空了。

  zQ最新章*節F(上酷$匠網0z

結果還坐在位子上的卻只剩下我和葉子兩個人。

我們周圍倒了一片,張淮他們這些小子差不多都已經喝到桌子底下去了,一個個口齒不清的說著糊話,面紅耳赤地抱著桌腿子亂親,李云浩端著個啤酒瓶,站在旁邊一邊往脖子里灌酒一邊東倒西歪的唱著歌,最后一屁股坐在隔壁一張桌子上,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呼呼睡了過去。

看著這個場景,我和葉子互相對視了一眼,相繼笑了一下。

葉子沒喝多少,主要是在旁邊陪我,溫順地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而我則是一直控制著喝,好歹現在都這個身份了,不能總是和以前像個小混混似的爛醉街頭吧?

店老板罵罵咧咧地從店里跑出來,挽起袖子一副想要罵人的樣子,因為李云浩剛才一屁股把一張桌子坐成兩半了。

我和葉子扭過頭去,當店老板看見我的那一刻,頓時一驚,身子僵住了,道:“陽……陽哥!?是你啊……”

我奇怪道:“你認識我?”這一條小吃街的保護費都是八爺負責收的,因為這里并不屬于銀華的繁華地帶,我還以為這些人都只認識八爺呢。

店老板完全換了一張臉似的,搓著手說道:“當然認識,您是咱們銀城的陽哥啊!咱們銀城,誰不知道您呢?您可是我的偶像呢,嘿嘿……說起來,我當初年輕的時候也有混過,也有一個當老大的夢呢,可是后來就只當個小馬仔,再后來就……嘿嘿……”

我哭笑不得,這個店老板看起來至少三十好幾了吧,竟然把我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當作偶像,真讓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多少錢。”我用紙巾擦了擦手和嘴,丟在桌上,吃得差不多了,該準備回去了。

“錢?不不不,不要錢。陽哥來我這兒吃飯,那是我小店的榮幸,還要什么錢吶,就當小的我請您的了,多謝陽哥平時的照顧了。”店老板說道。

我說:“那可不行,我是*社會,又不是不講道理的土霸王,該多少錢還是多少錢。”

店老板說:“這么說吧,陽哥,我也算這個地段的老人了,在這里開了好幾年店,以前收錢的人怎么對我們這些人的,我都知道,恨不得把我們血本都榨出來,相比之下,陽哥你們就太良心了,所以陽哥你也別客氣了。”

我愣了半天,店老板嬉笑道:“好了,陽哥你慢慢吃,我先忙去了。”說完就返身進了店里。

葉子笑笑,瞧著道:“感覺怎么樣?”

“什么感覺?”

“被人當成偶像的感覺啊。”

“得了吧,什么偶像啊。”我苦笑著搖了搖頭,自己這職業,在一部分人眼里是一毛錢不值的臭蟲,在一部分人眼里,卻宛若上帝一樣的存在,實在是令人不知道該說什么好:“走吧,收拾收拾,該回去了,這么晚了,學校都差不多要閉寢了。”

“反正王大嗓門也不敢拿你怎么樣。”

“哎,我的好老婆啊,就算王大嗓門不敢說我,我太晚拖著這一群醉鬼回學校,豈不要把整個宿舍樓的人都吵起來?”我苦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葉子泯然一笑,又看了看桌子周圍躺倒了一地的人,道:“可是,我們該怎么收拾啊?”

我看著這些混子,心里也有些無奈,這幫小子,明明沒什么酒量,偏偏喝上起頭來就誰也勸不住了,看起來現在讓他們自己站起來回學校也不太可能了。

“我打電話叫阿誠開車過來吧。”我拿出手機要打電話:“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我再把他們送回學校。”

一只手卻忽然輕輕按在我撥電話的手腕上,然后把我的手一點點的按下去。我愣了一下,抬頭看見葉子正含情脈脈的看著我,眼神中帶著嫵媚和挑逗,同時她的身體也微微前傾,溫熱的鼻息帶著那一點點酒氣輕輕噴到我的臉上。

“要不,咱們‘私奔’吧,不管他們了?”葉子微瞇著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喉嚨輕輕咽了口唾沫,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未經人事的青澀小子了,哪里聽不出這話的暗示?……哦不,這哪里是暗示,這分明是赤裸裸的誘惑啊!

我沉默了好一會,忽然苦笑了一下,說道:“還是算啦……已經很晚了,明天你還要上課,你不是已經選了要分文科班了嗎?那就好好念吧。要是你能考上大學,你哥肯定也會很高興的。”

葉子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她僅僅用功了不到半個學期成績就突飛猛進,按這樣的勢頭來說,要考上大學也不是不可能,我已經身在這個圈子了,她卻和我不一樣,如果不受我的影響的話,也許真的有希望。

再說了,也總不能真把這群傻小子丟在這里不管吧?

“真的?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哦。”葉子還是向我投來誘惑的眼神,不厭其煩的勾引著我。

我抓耳撓腮,露出一副很糾結的模樣,原本堅定的心又發生了些許偏移。葉子看著我吃吃一笑:“好啦,不逗你了,快點叫車吧。”

過了十幾分鐘,阿誠和另外兩個弟兄開車過來了,兩輛現代大面包,足夠塞十幾個人了。

阿誠把車停在路邊,下車一看大排檔門口躺了一地的張淮他們,二話不說開始搬人,把人一個一個地抬進車里。

身后的阿城他們正忙碌。我和葉子默默走到路邊吹了會風,手牽著手站在街邊的路燈底下,看著這片夜色下依然璀璨的城市。

秋意微涼,人來車往。

“一年了呢。”葉子忽然這么輕輕地說了一句。

我當然知道葉子說的是什么,這過去的一年,發生的一切事情,宛若一場夢境……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