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裝神弄鬼的小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今日,便將你了結掉吧!”

那云遼宮主冷笑一聲,也是此刻,從他體內,一股驚人的壓迫感傳遞而出。

那夏福坤見狀,咧了咧嘴巴,絲毫沒有半點的慌亂。

他扭了扭脖子。

“云遼宮主,看樣子,你這么多年,都是白混了啊。怎么,到了現在,還是,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呢?”

伴隨著夏福坤這句話音落下。

夏福坤一腳邁出。

“七彩血脈之力!”

一道七彩光柱,直接將這天際破開,從不知道什么地方劃落,徑直的,落到了那夏福坤的身上。

而在那七彩光洙之中,那夏福坤的身子,也仿佛,神圣了許多。

沒有語言,夏福坤的身子,緩緩漂浮而起。

那目光,略顯淡漠。

與此同時,夏福坤沒有絲毫的廢話。

手掌微微抬起。

“邪來!”

頓時,一道黑色漩渦,朝著那夏福坤體外的七彩光柱而來,覆蓋在了那七彩光柱之上。

而見狀,那夏福坤也是咧嘴一笑。

“正來!”

“這小子,也是準備拼了么?”

不遠處,那幫主爸爸見狀,忍不住愣了一下。

說實話,很久了……

這夏福坤,已經很久沒有將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一次性的施展出來了。

看樣子,這云遼宮主雖然是被那比魯斯大人給硬生生的拔升上來,但是,畢竟底蘊加上那比魯斯大人的可怕的緣故,還是頗為棘手的。

而——

當夏福坤準備將自己的底牌全部亮相出來的時候,說實話,那幫主爸爸,覺得,這一切,其實,都已經有了一個定數了。

“這樣子的話,就一點懸念,都沒有了啊……”

那幫主爸爸搖了搖頭,似乎,失去了興趣。

也是這個時候,夏福坤身上,十多種血脈之力的加成,也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那十多個系統的加成,同樣浮現在他的表面,被他,不斷的吸收著。

夏福坤整個人,腳踏虛空,望著那面前不遠處的云遼宮主。

“云遼宮主,你,做好準備了么?”

夏福坤咧了咧嘴巴,那一口大黃牙,說實話,讓人有些觸目驚心。

“轟——”

伴隨著夏福坤這句話落下,那五道光芒匯聚而成的可怕能量,從夏福坤的體內爆發,一股強悍的壓迫感,隨之升騰而起。

在夏福坤身后,那些福臨門的弟子們,也是面露驚懼。

那幫主爸爸施展的結界,更是在這一刻,碎裂開來……

見狀。

那幫主爸爸一揮手,將那結界穩固。

同時,目光朝著那夏福坤望去。

夏福坤的這一擊,那云遼宮主,無論如何,都是扛不下來了。

哪怕,他有比魯斯給他的簡易版神品技能。哪怕,那神品技能,融合了五種大天品技能……

伴隨著那威壓升騰,這整個第一域,都受到了影響,整個第一域的地面,龜裂開來。

那勢頭,與那先前吞吞口中的世界末日,如出一轍……

也是這個時候。

那夏福坤體表的,由那五種大天品技能融合在一起的神品技能的光芒,覆蓋住了夏福坤的拳頭。

  S更新h_最P快¤上●q酷匠X`網l!0

夏福坤的身形一個閃爍。

緊接著——

其整個人的身子,在原地消失。

再度出現,已經是來到了那云遼宮主的面前。

而那云遼宮主,顯然也是還沒有做好反應。

瞳眸之中,一道驚駭流露而出。

沒有辦法,他只能伸出拳頭,將那比魯斯大人給予的五顆光球與那夏福坤揮出的一拳觸碰。

雙拳硬捍!

嗡嗡——

肉眼可見的沖擊波,從兩人的身子上爆發開來。

周遭的一切,更是湮滅成為粉末。

那幫主爸爸,再次加固結界。

而那對碰的正中間,夏福坤的身子,紋絲不動。

反倒是那云遼宮主,只感覺,所有的力量,仿佛,都在這一刻,席卷到了他的身上一般,。

整個人的身子,直接倒飛出去。

“怎么可能!”

那云遼宮主難以置信,在他身子倒飛的同時,他的身上,不斷的有傷口爆開。

鮮血,灑滿天際。

“云遼宮主,一切,都結束了。”

“原本,還以為你要一直縮頭烏龜下去,沒想到,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解決了你,這大神宮,便沒有余孽了。”

也是這個時候,那夏福坤乘勝追擊,身形,緩緩在云遼宮主的身后出現。

那輕描淡寫的聲音,傳到了那云遼宮主的耳朵里面。

那云遼宮主的臉上,流露出驚恐的表情。但是——

沒有辦法,此刻的他,連自己的身子,都已經控制不了了。

夏福坤剛才的那一拳,實在是,太有力,太有力了一些……

“結束了……”

夏福坤嘴角上揚,下一秒,一拳,朝著那云遼宮主的頭頂砸了下去。

這一拳之后。

這片天地,便,再無云遼宮主這人。

這片天地,也,再也沒有大神宮這個勢力……

也是在這一刻。

那云遼宮主的身上,一道深紫色的煙霧出現……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