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奕,一個水做的男人!

說他是水做的,并非說他像是女人一般嫵媚,而是他的本質,就是水而已!

在混沌時代,天地未分之前,虛空中只有四種游離的物質,也可以叫做四種元素,那就是土氣水火。說白了,他們與盤古同生,甚至早于帝俊天皇、夜摩天羅、酆都北陰和人皇太一!

而這四種元素,借盤古元滅之輝,也修成了大道,就成了先天鬼族。沒錯,他們就是常融、玉隆、梵渡、覆奕。正是鑒于他們的特殊性,盡管他們曾經立場傾斜了魔道一方,但是在北陰大帝拿下冥界政權之后,還是給了他們體面!

一如梵渡,是混沌時期的濁氣,而覆奕,則是混沌時期的濁水。

劉大進氣呼呼罵道:“這他媽冒出了一個覆奕不說,關鍵時刻佑寧還掉了鏈子。怎么著,羅卜,下一步是先討伐覆奕,還是殺個回馬槍,奔南贍部洲?”

“都不可!”王旭輝道:“第一,南贍部洲情況不明,好歹那是自己人,怎么可以說討伐就討伐?再者,咱們這里才有多少人馬?三千惡鬼,外加上一些降兵敗將,不過萬余,守住閻羅城都是問題,如果現在冒然出去,一定會落入對手的包圍圈之內!再說了,覆奕在老馬他們身上賺到了便宜,這會你知道在哪嗎?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就不能妄動。這就是兵法所說的,不知不動,動必殺生!”

“兵法,兵法,都是兵法!難道說,這仇不報了?”劉大進急呼呼道:“再說了,我……我媳婦還在南贍部洲呢……”

“你別急啊!”王旭輝道:“誰說不報仇了?關鍵是你得知道仇人在哪,仇人是誰!”

“行了,別吵了!”我起身道:“既然覆奕在老馬這得手了,那他一定會追著楚天南掩殺而去。我猜測,現在桃都山情況不妙!所以,你們留下守城,我獨自前往桃都山一趟。一來,必須保住桃都山,二來,我想朝靈族借一個東西,只有那東西才能救偉戈!”

“你說的是雨花瑪瑙石?”木頭開口道!

我點點頭道:“木爺聽聞過?”

“當然!”木頭道:“靈族至寶嘛,誰人不知?傳聞,酆都大帝是樹孕石胎,那石胎就是雨花瑪瑙石!據說,靈族之所以在人鬼妖靈四族中最早衰落,就是因為此物失去了活性。”

“是!”我應道:“當初,我曾在桃都山有幸一覽此物,怎么說呢?雖然玉靈尚未復蘇,但是卻也是熠熠生輝,一看便知是天地精華所成!我當時切過,雨花瑪瑙石和燧人石、五色石不一樣,它本性屬水,所以,應該能接納覆奕的水靈之寒氣!”

“也只能如此了!”木頭嘆口氣,看了偉戈一眼道:“現在只能希望雨花瑪瑙石能收了覆奕這廝的寒氣了!不過,佑寧怎們辦?你當真相信他沒有接應老馬不是出于私心?”

我環視眾人,正色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當初佑寧是同意將自己部眾交給我們的,就沖這一點,我信他!反而,我怕的是那兩個閻羅。畢竟,佑寧只有數萬鬼兵,可兩閻羅的舊部卻有十余萬啊……”

“羅先生,快,城外有冥兵殺來了!”正在我們討論之時,葉殤和鞏雅文匆匆從城頭上下來了!

眾人皆驚,唯有劉大進冷笑一聲道:“好啊,如果是那個覆奕來了,反倒好了,正好想找他呢!不弄死他,對不起偉戈!”

  )t酷x匠…"網(永V久Z免a費#$看}p小_s說-O0

眾人急忙上了城頭,卻看見沙塵之中的冥軍旗幟上,分明寫著一個“佑”字!

“看了吧?羅卜啊羅卜,你就是太信任他了!”劉大進一瞧見這旌旗,頓時氣得夠戧,大罵道:“這家伙真是忘恩負義啊,放了老馬的鴿子,致使偉戈重傷也就罷了,他竟然還敢朝閻羅城殺來,反了天了!”

我目光死死盯著那個“佑”字,說實話,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佑寧,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對鐘馗那等仇恨,會真的和我背棄盟約!

“不對,快看,那不是雪靈兒嗎?”馬賽克叫道!

“哪呢?哪呢!佑寧這老小子,敢拿我媳婦做人質?我……我活劈了他!”劉大進臉都綠了,捶胸頓足大罵起來!

木頭道:“禿子,你能不能消停點?仔細看看,你媳婦是被做人質了嗎?”

劉大進被木頭這么一說,才趕緊冷靜下來!眾人仔細一瞧,才發現,雪靈兒悠然坐在了佑寧的狡獒坐騎上!

“難道說,是我想錯了佑寧?哎呦,我說媳婦啊,你可嚇死我了!”劉大進什么也不顧,一縱身,跳下城去迎了上去!

對面的兵馬中,佑寧閃出,朝后擺了擺手,大軍頓時在城外五百米處停住了!

只有他,還有雪靈兒,崔旗,閻羅王,還有幾個佑寧的近侍走了過來。仔細看,幾個近侍中還壓著一個用縛魂繩五花大綁的人!

“是輪狀!”馬賽克喝道:“是輪狀王,沒錯,就是那老小子!”

此刻,佑寧等人已經到了城下,其雙手抱拳,隔空朝我道:“羅卜,老夫是朝你請罪來的!只因為部洲只內,出了叛逆,險些出了禍事,我無法脫身,才導致東線兵敗。請你處置!另外,此次嘩變的罪魁已經被我壓到這里,全由你發落!”

“果然,是輪狀王!”木頭搖搖頭道:“羅卜,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看人真準,神了!只是,此人身份特殊,怎么處置……”

“處置?呵呵!”我輕輕伸手,召喚出了稚川徑路!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