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龍影彷如兩座巨山壓迫過來,先不提龍影,單單是散發出來的壓迫性,就已經令秦安感到了莫大的壓力。

但即使如此,秦安依舊沒有氣餒多少,也沒有示弱,而是瞬間祭出煉神鼎,打算來正面對抗這一擊。

在神識界時,他可以和玄煜無限地周旋纏斗,因為他那是沒有任何的顧慮,而不像現在,一旦他避開了,那這兩道龍影將摧毀的,可就是后面的藍瓊等人了。

他絕不會允許那一幕出現,而同樣的,玄煜本尊的強度遠超神識體,在這一點上,秦安本尊也是如此,本尊對比神識體的強度,這一方面,秦安并不見得比玄煜差太多。

換而言之,玄煜本尊遠遠超過神識體,秦安的本尊也遠遠超過神識體。

“鼎煉天地!”

只聽秦安口中發出一聲渾厚之音,緊接著,一道炙熱的氣息便從煉神鼎之中涌出。

在施展這一擊之時,秦安連帶著也施展了混沌火種,在神識界,他的煉神鼎曾被玄煜震飛,這也說明了單憑煉神鼎他很難阻擋玄煜這一擊,而在回來的路上,他也反復思考了這一點,最終決定要在施展煉神鼎之時加持混沌火種的攻擊。

墨黑色的火焰充斥著煉神鼎,在那一刻,同樣爆發出不可名狀的天威,而玄煜施展的兩道龍影,也在這一時刻猛烈沖撞了過來。

“給我煉!”

面對那極具毀滅力的涼兩道龍影,秦安口中幾乎是嘶吼出聲,而后不退反進,竟然主動上前去煉化玄煜擊出的這兩道龍影。

“噗!”

剛剛迎上去的一刻,秦安就被震得嘴角溢出血跡,但即使是如此,這一次,秦安依舊硬生生的挺了下來,這一次,他和煉神鼎都沒有被震飛,反而是玄煜的兩道龍影,前進之勢戛然而止,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后繼之力一般,被秦安和煉神鼎硬生生擋住了,不僅如此,混沌火種還在極力配合著煉神鼎,要將這兩道龍影徹底煉化。

“哼!”

看到自己施展的旋龍舞天嘯正在被被秦安正面瓦解,玄煜口中發出一聲冷哼,而后也不再頓在原地,瞬間狂暴出手,本尊朝著秦安霸道攻去。

很明顯,玄煜不再打算和秦安拼這種遠距離的武技對抗了,畢竟他已經知道秦安手中有煉神鼎和鎮魂劍這樣強大的神器了。

神器之所以被稱之為神器,是因為在很多時候,它們都能發揮出世人所無法想象的上限。

雖然境界到了玄煜這個程度,神器起到的作用可能并不是很大,而且神器對他的威脅也不是特別大,但他依舊打算規避掉這個點,轉而換近戰的方式去對付秦安。

當然,讓他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還是因為秦安利用煉神鼎擋住了他的旋龍舞天嘯,盡管他很不想,也不愿意承認,但他必須要承認一點,此刻的秦安,在催動煉神鼎的強度方面,要遠遠超過于在神識界時催動。

雖然負了一點傷,但卻憑借著煉神鼎和那不知名的火焰,成功擋住了他最擅長的殺手锏。這一點,在真正開戰之前,玄煜根本就沒有想到。

在他看來,秦安在神識界應付他的旋龍舞天嘯都那么困難,而現在到了外界,他的本尊強度遠遠高于神識體,這樣一來,秦安絕不可能擋住他的這一記殺手锏。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大大出乎了他所料,秦安不僅擋住了他的殺手锏,反而那黑色的火焰和煉神鼎,還在吞噬旋龍之影轉為己用。

這樣轉變力量為己用的方式實在太變態了,玄煜擔心,再長時間的遠程攻擊下去的話,他非但解決不了秦安,反而自己的力量還會被秦安所用,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點,他不會給秦安任何借力打力創造奇跡的可能。

“我看你這破鼎怎么擋!”

玄煜口中發出一聲暴喝,而后整個人如同翱翔虛空的蒼穹霸主一樣,霸烈的拳鋒直指秦安。

而秦安面對玄煜這無比直接的肉身進攻,也是不敢有所大意,不僅持了煉神鼎,還同時加持了戰時防御效果最強的四象神功。

當然,坐忘經的防御也很強,只是在此刻并不適合用。

坐忘經是錘煉了他的肉身,令他的肉身強度驚人之強悍,但此刻說到底也是在對抗,坐忘經這樣的修煉功法很難適用。

四色光芒泛出,幾乎是瞬間,秦安的周身就被四色屏障籠罩,而在四色屏障之外,還有煉神鼎的古青之意籠罩。

這可以說是秦安防御最強的時刻了,由此可見,即使是拼他比較擅長的肉身強度,秦安對玄煜也沒有任何小覷的意思。

因為他在神識界已經領會到了玄煜的恐怖,玄煜當時從龍影之中穿梭出來,正面一擊撼退了煉神鼎,在這之前,還從未有人能以這種接觸性的方式撼退他和煉神鼎的,而從那之后,秦安也清除了一點,那就是玄煜這個人是沒有任何短板的。

正因為心里清楚這一點,所以哪怕擁有坐忘經錘煉的恐怖肉身,秦安也不敢在玄煜這位晉升萬年的真神面前托大。

可以這么說,玄煜肉身的強度,是靠時間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他可能并不像秦安,擁有坐忘經那般恐怖的錘煉肉身之法,但比起秦安,他最大的優勢就是他道齡足夠久,他修煉的年頭足夠久。

一萬多年,即使玄煜每天只錘煉一丁點肉身,那這一萬多年積累下來,也將是無法形容的一個恐怖程度。

“轟!”

而在雙方極盡一切的情況下,秦安右手持鼎與玄煜的拳鋒猛烈地撞擊在了一起。

  最F新O{章(@節@~上C.酷|匠網PJ0)

幾乎是撞擊的一瞬間,周圍的虛空便崩塌了下去。由此可見,二人這一擊已經超過了無盡洪荒之地虛空的承受范圍。

無盡洪荒之地,可以說是最適合作為戰場的地方,因為這里的虛空強度要遠遠強于其他地方,但即便如此,在秦安和玄煜的交手波及下,依舊脆弱的如同紙張一樣。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