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樣一個無間,秦都嘟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后罵的口水都干了,便也就放棄了。

“第三場已經定了嗎?”葉天澤問道。

“定了。”無間說道,“第三場你將以客卿長老的身份出場。”

“我需要幫助!”葉天澤說道,“足以恢復肉身的幫助。”

“我給不了你玄虛丹,按照規則,只能獎勵一枚玄虛丹,且必須得是我西王族獲勝。”

無間說道。

見到秦都嘟要發怒,無間繼續說道,“不過,其它的我還是可以幫你的,比如,給你提供西王族的靈室,又或者是其它的資源。”

“好!”葉天澤說道,“我需要玄虛丹的丹方,除此之外,我還需要煉制玄虛丹的材料!”

無間不敢相信,秦都嘟也看著無間,如果此刻無間敢拒絕,她一定一巴掌拍死無間。

但無間并沒有拒絕,說道:“果然如圣女大人所言,你不會放棄的,哪怕只有一絲的機會,你也不會放棄。丹方在此,你要的材料都在這虛空囊內!”

說著,無間給了葉天澤一個虛空囊,“除此之外,你想要的丹爐,我西王族也給你提供,里面一共有煉制十次玄虛丹的材料,若是煉制十次失敗,那就放棄吧,圣女大人會送你們離開這里!”

見到無間臉上凝重的表情,秦都嘟差點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但她很快便打消了那個念頭。

“你們圣女大人,早就算計好了是吧,既然如此,為什么不早拿出來!”秦都嘟沒好氣的說道。

“圣女大人說,你可以創造奇跡。”無間說道,“雖然創造奇跡的可能非常渺小,但不試一試怎么知道。”

“那你怎么不試一試?”秦都嘟追問道,“你若是試一試,或許能贏呢?”

無間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葉天澤,道:“別浪費時間了,你最多只有六日,這還得是她贏下了第二場。”

“我當然會贏下第二場。”秦都嘟自信的說道。

“走吧。”葉天澤走到門口,轉頭道,“都嘟,若是贏不了,可千萬不要逞強,一切有我呢。”

秦都嘟愣了一下,她以前聽到葉天澤對別人說這句話時,只是覺得肉麻,但此刻她卻莫名的心中一暖,雖然她并不需要葉天澤保護。

“趕緊去煉制你的丹藥吧,我一定會贏下第二場!”秦都嘟認真的說道。

無間帶著葉天澤離開了,他們進入了圣女宮的丹房,此地便是煉制丹藥的區域。

  酷●¤匠網H首"o發x0ma

丹房內所有的修士都已經被驅逐了,無間帶著葉天澤來到了大殿內的丹爐旁邊。

“玄虛丹只有西王母可以煉制,因為西王母本身就是不遜色于丹族強大煉丹師!”

無間說道,“丹房內除了丹方之外,還有西王母的煉制此丹的經驗,你可以仔細看看,但材料里是缺了一樣的。”

葉天澤不明白為什么會缺了一樣,但他也沒有問,可他知道能夠把西王族的圣女逼到這等地步,能把無間逼到不戰而降,那他們一定是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

“你走吧!”葉天澤轉過身,看向了那座巨大的丹爐。

無間離開后,葉天澤立即查看起了丹方,果然如無間所說,丹方除了所需要的材料和火候,乃至煉制手法之外,還有西王母煉制的經驗。

這幾乎是等于手把手的教人煉丹了,可葉天澤知道,絕對沒這么簡單。

他仔細的對比了丹方與虛空囊內的材料,心底想道:“果然缺了一樣,可這缺的一樣金堅到底是什么?”

這所謂的金堅,葉天澤聽都沒聽過,而且,西王母在丹方內,也沒有任何的解釋,只是說這樣材料,必須得最后加入進去,一旦加入進去,那玄虛丹必成。

可既然如此,那位什么不直接給他?都到了這個時候,難道還要故弄玄虛?

思考了半日,葉天澤立即開始煉制丹藥,這丹爐乃是先天靈寶,而且是上品的先天靈寶。

葉天澤此前煉丹,那都是在體內煉制,也有自己的火焰,但這丹爐并不需要,甚至不必他注入元力。

他只需要勾勒丹爐,以意念控制丹爐,里面的火焰便會自主的升騰起來。

葉天澤記住了丹方內每一個細節,雖然進入混沌中他煉丹的次數極少,可他對丹術的了解,卻不會遜色于尋常的丹師。

更何況,西王母有一成套的煉制經驗,他只需要照做即可,眼前的丹爐,更是先天靈寶呢!

葉天澤甚至覺得,有了這么一套的東西,隨便換做一個人來煉制,都是可以煉制出玄虛丹的。

但他還是不敢托大,而是仔細的把握住了每一個細節,隨著他意念一動,丹爐內的火焰立即升騰了起來。

葉天澤開始加入材料,隨著材料一樣樣的提純,丹藥在丹爐的輔助下,漸漸的成形。

整個過程,順利的讓葉天澤都感覺到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但他很快便平靜了下來。

玄虛丹絕對沒有這么好煉制才對!

不到一個時辰,丹藥便接近于成形,所有的材料,乃至火候幾乎都是按照西王母的經驗煉制的,而葉天澤也幾乎完美的復制了過來。

可到最后一樣材料的時候,葉天澤忽然為難了起來,因為他不知道,這個金堅到底是什么東西。

“也許,根本就沒有金堅這個東西呢!”葉天澤當即按照自己的思路,開始凝聚丹藥。

隨著時間的過去,丹藥成形,丹爐內的火焰漸漸的開始熄滅,但是依然無法掩蓋的是丹藥成形后,發出的金色光芒。

“不對!”

葉天澤忽然緊張了起來,“按照西王母的指引,煉制成功的玄虛丹,應該是噴發出清氣,光芒也十分內斂!”

“轟隆隆!”

丹爐內,傳來真正的爆炸聲,葉天澤幾乎不敢相信,如果不是丹爐承受那巨大的能量,恐怕葉天澤會被這爆炸的丹藥,直接碾成齏粉。

他退后了兩步,望著冒著煙的丹爐沉默了起來,因為他煉制失敗了,丹藥在成形的剎那毀滅!

他甚至不知道為什么這丹藥明明成形了,最后卻毀滅了,一切都來的如此的突然。

“難道真要這金堅?”葉天澤緊握著拳頭,“可這金堅到底是什么東西?”

他沒有獨自思索,而是離開了丹房,無間正在等候他,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煉制失敗了?別問我,我也不知道什么叫金堅。”

葉天澤無言,說道:“西王母可有什么解釋?”

“有。”無間說道,“西王母曾說,金堅并不是實物,而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東西!”

“……”葉天澤直接無語。

如果不是無間說的那么認真,他都懷疑無間是不是在故意忽悠他,可到了這個時候,他知道無間根本沒必要忽悠他。

他立即去找了秦都嘟,當問及金堅時,秦都嘟先是一愣,隨后說道:“情比金堅?”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