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虛影從虛幻變得真實,并最終落在夜笑的身前。

而夜笑,則是張大了嘴巴,神色怪異的看著這身形。

“你是那……上一次我來的時候,所遇到的那只精靈?”夜笑有些驚奇的問道。

“哼!”卻見這精靈狠狠的瞪了夜笑一眼,“你才是精靈,你要叫我混沌靈尊!當然,他們取的那個什么‘無名’也勉勉強強吧。”

“啊……”

夜笑不由得低呼一聲,他打量著眼前這個身高只有一米,身形上下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的精靈,眸子中滿是難以置信。這個小家伙,便是那讓幾尊歸真境無比畏懼,揮掌便是直接將無敵的雙君鎮壓的強大存在?這種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在夜笑想來,這無名即便不是一尊面目冷峻的強者,也至少該有幾分高手風范才是。可是,眼前這家伙,實在沒有任何出奇之處。甚至,夜笑懷疑,他能不能禁受住自己的一掌。

只不過,想到之前雙君的慘狀,夜笑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這種嘗試。

  u#酷J¤匠{網T、正`版首發0#

陡然之間,夜笑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他匆忙對這精靈說道:“我之前與人在對戰中,猝不及防之下,乾元劍劍靈卻是殞身。他告訴我,在這里有能夠讓他恢復的辦法,你可知道嗎?”

夜笑的話讓眼前的精靈眸子中閃過一絲哀痛,“果然還是發生了么?”

哀傷半晌之后,他一雙憤怒的眸子,再度落在夜笑的身上,“都怪你,若不是你,小祖宗怎么會變成這般樣子?我就不明白,小祖宗怎么會看上你這樣一個實力低微的笨蛋……”

面對精靈的怒罵,夜笑沉默不言,這件事情,的確是因他而起,若非是他、若非是他實力太弱,劍靈又怎么會自隕?

待到那精靈發泄完,夜笑幽嘆一聲,隨后再度開口問道:“還望靈尊告知我,該如何能夠讓劍靈復生。”

“哼!”精靈再度表現了一下自己的不滿,隨后,便是冷冷的對夜笑說道,“你跟我來……”

說著,這精靈便是轉身,朝著一個方向疾掠而去。而夜笑,也趕忙跟隨。

兩人一前一后,足足飛掠了數個時辰的時間,方才在一座白色的巨山面前停了下來。

“將劍體拿出來……”精靈說道。

夜笑點點頭,將乾元劍劍體從體內催動出來。現如今,這乾元劍與之前并沒有任何區別,只不過,卻是缺少了一種靈性。很顯然,是因為劍靈自隕的緣故。

當乾元劍顯化出來之時,原本平靜的劍體,竟是陡然間嗡嗡作響。與此同時,他們面前那白色的巨山,也是轟隆隆發出悶響。

“轟……”

片刻之后,山體的正中,炸裂開一個巨大的黑洞,乾元劍劍體一閃,竟是直接進入到那黑洞之間。

“你也進入其中吧,若是想要讓小祖宗復活,只有進入其中,至于該如何做,我也不知道……”精靈淡淡的對夜笑說道。

夜笑點點頭,來不及對精靈道謝,沒有絲毫猶豫便是飛掠到那幽暗的黑洞之中。

“嘭……”

夜笑剛剛進入黑洞之中,眼前卻是一片黑暗,就連那飛掠而入的洞口都是頃刻間消失不見。而且,更為古怪的是,他渾身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不見,包括他的神識力量也是盡皆被壓制到極點。

此刻的夜笑,就如同一個沒有力量的凡者一般,直接便是跌落到黑洞之中。

“呼!”

夜笑深吸一口氣,隨后穩定心神,一步步朝著黑暗之中向前行去。

他不知道這黑洞多深,甚至不知道腳下到底有沒有路,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勉強找準方向,并一步步向前……

這一走,便是不知道花費了多久的時間,甚至,夜笑的腳掌,已經滲出了絲絲血跡,他的雙眼,也因為長時間在黑暗中,幾乎失去了知覺。

夜笑已經多久沒有體驗這種感覺了?不過,此刻夜笑的心中卻是沒有半點波動,肉體上的損傷也好,甚至,就算是失去的修為也好,都不在他的思索之中。

他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找到乾元劍所在,并且,在這黑洞之中,找到讓乾元劍復活的辦法。

一步雖短,但跬步卻可積千里,這黑洞雖幽深,但是,在夜笑一步步的丈量下,終于還是有走到盡頭的時候。

終于,一點亮光讓夜笑的雙目感覺到了劇烈的刺痛。不過,夜笑的心中卻是一片欣喜,至少,他已經看到了希望。夜笑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許多,就連身上的疲憊都頃刻間削減了很多。

望山跑馬,雖然那光亮看似就在眼前,可是,依舊讓夜笑花費了足足數個時辰的時間,他方才來到那光亮之前。

從無盡的黑暗中走出,置身與光亮中,讓夜笑閉目恢復了好一會兒,他方才緩緩睜開眸子,并朝著那光亮的來源看了過去。

這光源,乃是一方數尺高的泛著晶瑩白光的石碑,那光芒,便是從這石碑之上逸散出來。石碑之上,一片百潤,沒有任何的刻畫或者文字。

而在石碑之側,乾元劍則是靜靜佇立,就如同忠誠的衛士一般,再度恢復了平靜的模樣。

緩了緩神,夜笑方才有精神朝著周圍打量起來。這石碑所在的位置,約莫只有數丈方圓,而在這數丈方圓之外,便是無盡的黑暗,甚至,若非是自己站立的位置,夜笑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途。

見到這一幕,夜笑心中反而變得安定了幾分。這里只有這一方石碑存在,再加上乾元劍的異動,已經足以讓夜笑確定,想要讓劍靈復活的辦法,便應該存在于這石碑之上。

至于到底該怎么做,恐怕就需要夜笑來探索了。

看到乾元劍無恙,夜笑并沒有觸碰乾元劍,而是任由他矗立在那里,他的視線,則是在這方石碑之上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這石碑也不知道是何材質打造而成,似玉非玉、似石非石,其內晶瑩剔透,可是卻又沒有任何的異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