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疑惑了好半晌,卻是一無所得。而夜笑,疑惑過后卻是放下心來,不管怎么樣,這對自己來說是一件好事兒。至于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便是了。

幾個人就這樣懷著疑惑繼續上路,一路之上果然是風平浪靜,整個無盡海之上,沒有任何一尊異獸前來阻攔。很顯然,是獸祖已經下達了命令。

就在這片無盡海之下,有一座巨大無比的水晶宮殿。這宮殿周圍,有著密密麻麻的神色、形態各異的異獸。這些異獸中,有的只是虛王甚至是破天境修為,可是,真王境修為的也并不在少數。甚至,最靠近核心的數尊,已經達到了渡真境修為。

只不過,這些異獸卻是盡皆極為乖巧。絲毫沒有將自己的兇威展現出來。

陡然之間,這些兇獸分開一條道路,并恭敬的匍匐在地上。就如同準備迎接自己的皇一般,恭敬而又小心。

刷!

一道光華落下,正是之前夜笑幾人所遇到的獸祖。不知道這獸祖是習慣了這些異獸的恭敬,還是心中事有所想,他微皺著眉頭,一步步踏進水晶宮殿之中,并沒有理會這些兇獸。

整個大殿之中各處懸掛著異寶,就如同水底龍宮,富麗而堂皇!最靠內側,則是一方巨大的碧玉床榻,這獸祖踏過去,身形略有些懶散的斜倚在這床榻之上。

他的雙眼略有些空洞,也不知道是在思索著什么。

好半晌,他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而后便是自言自語的說道:“三界、三界,之前一直處于沉睡中,竟是忘記了,這三界的崩塌,便代表著混沌世界也將陷落。很顯然,一切都將重歸混沌。而至于能否從大劫中掙脫,除了修為和力量外,氣運顯然更重要。”

“也許這一切都已經計算好了,也許,這一切都只是巧合,誰知道呢……”

一路疾行,夜笑一行人已經踏到了千星島之上。

那煉獄尊者四處環望一番,隨后便是咧嘴說道:“希望,雙君這家伙能夠順利讓我們過去,不然的話,恐怕還要有幾分麻煩。”

“嘿!”海尊翻了翻眼皮,“那雙君也不傻,只要能夠看清小兄弟身上的玄妙,他怎么會攔阻?再者說,就算是他真的阻攔,難道真的以為這里的雷霆是擺設不成?”

海尊的話,讓幾人定下心來,而后,幾人也不理會其他,徑直向前飛掠。

一座座小島星羅密布,而已在場眾人的修為,哪怕是夜笑,想要徑直穿過去,也著實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然而,眾人足足飛掠了數個時辰的時間,在他們的面前,依舊是無盡的小島密布。

陡然,前方引路的天猿停了下來,他先是無奈的朝著其他幾人苦笑了一聲,而后便是朗聲喝到:“雙君,既然來和,何不現身一見?耍這些小手段,是不是太看不起諸位兄弟了?”

天猿的話讓海尊與煉獄尊者也是悚然驚醒,煉獄尊者低聲對夜笑說道:“按照我們的速度,早就應該從這里穿過去了,而現在,我們就如同在這些小島之中打轉一般,很顯然,是那雙君暗中出手了……”

夜笑神色微凝,之前雖然聽到煉獄尊者講述著雙君的強大,可是,他畢竟并未見識過。而現在,這雙君并未現身,便是將他們,包括數尊歸真境存在,輕而易舉的困在這里,足以可見這雙君的強大與恐怖。

不過,天猿的話并未得到任何回應。

海尊冷笑一聲,“這雙君未免太過高傲了幾分,就算是他強悍幾分那又如何?竟然絲毫不給面子,既然如此,那我們便給他幾分厲害看看。”

說著,海尊陡然間咆哮一聲,身形突兀暴漲,手中的叉子更是化身萬千,直接將整個無盡海的海水盡皆攪動起來。

歸真境各有強大之處,但是在這充滿無盡海的地域,很顯然是海尊最喜歡的戰斗場所。在這種地方,他也能夠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頃刻間,一道道萬丈海浪迎風而起,狂暴的向著天地間展示著自己的力量。

那喊話的天猿,很顯然心中有幾分暗怒。見到海尊出手,他手中的通天柱陡然間在腳下的小島一頓,而后便是暴漲開來。金光四散,頃刻間那通天柱便是真正的通天連地,一道道符文從其上爆射開來,使得腳下的小島頃刻間崩塌。

而且,在那海浪的瘋狂肆虐之下,在他們的周圍,一道無形的隔膜終于是顯化出來,一聲聲刺耳的聲音傳出之后,陡然間顯出一道道猙獰的裂痕……

  酷~匠Xq網-&永I久免費j看cB小說[email protected]

夜笑看著兩尊歸真境出手,眸子中顯出幾分震撼之意。

之前,海尊對他出手,可是卻并未將他當作真正的對手。而此刻,兩尊強者顯然是怒而爆發,僅是這恐怖的威壓,就讓夜笑難以承受,若非有煉獄尊者護持,夜笑就算是被這威壓直接撕裂也絕非什么怪事兒。

而就在夜笑遐想之時,虛空之上,兩道虛影憑空顯化出來。

夜笑注目過去,卻發現是兩個看起來約莫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這兩名男子面目清秀,甚至看起來有幾分弱不禁風。而且,他們兩個不管是面貌、身形還是服飾,都完全一樣,夜笑打量半晌,竟是沒有發現有絲毫不同之處。

“這便是雙君!”煉獄尊者略帶凝重的對夜笑說道。

夜笑微微頷首,有幾分驚嘆,任誰能夠想到,在這混沌之地有著偌大名聲,甚至讓其他歸真境也忌憚萬分的強大存在,竟是看起來如同兩個少年一般?

“你這家伙,本尊以為你不會出來呢?”海尊冷冷的說道。

面對海尊的質問,雙君依舊淡漠無言,好半晌,這兩個身影方才異口同聲的說道:“你們經過本君地域,卻是為何?”

若是這雙君好好相問,海尊幾人自然會給他一個回答,可是,海尊幾人同樣是歸真境,有著自己的傲氣,就算是這雙君強悍幾分,如此對待幾人,他們的心中又豈能沒有怒火?

那脾氣暴躁的海尊當即便是開口說道:“怎么?我們就不能從這里過去么?”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