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華圣愣了愣,很顯然沒有理解古祖的意思。

“這兇獸一族,現在在幾方之中顯然是最弱,他們隱蔽幾分也是正常的吧。”天華圣不解的說道。

古祖含笑搖了搖頭,“兇獸一脈,雖然之前一向與我們或者噬天獸一族比較親近,但是卻各有目的。而且,他們畢竟也是三界土著,不久之前,不久有二代兇獸歸附到三界的麾下嗎?”

畢方和比翼二人歸附到雪嫣兒麾下,并不是什么秘密。

天華圣想了很久,方才想明白古祖的意思,那一眾兇獸已經暗中與三界聯合了?聽起來還很有道理的樣子。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古祖已經消失不見,很顯然,不想在繼續交談下去,天華圣苦笑一聲,隨后,便也是悄然而去,這一場大戰,不管是不是要參與其中,但是,至少要窺探其中的經過和雙方的底牌。

混沌圣地中。

夜笑在天猿三人的陪伴下,向著第三座島嶼而去,而經過了第三座島嶼之后,按照他們的說法,便會與那獸祖相遇。

有了之前煉獄使者對夜笑的解說,這一次他們也失去了玩弄小手段的意思,所以,即便是來到無盡海的邊緣,三人也依舊陪伴在夜笑的身側。

“等一等,我直接將那家伙召喚出來便是。”看著夜笑即將他想無盡海,一旁的煉獄尊者開口說道。

不待夜笑開口,煉獄尊者便是猛地向著那無盡海拍出一掌。隨后,無盡的海浪翻起,恐怖的余波,向著無盡海深處蔓延而去。

“吼!”

約莫過了十數息時間,一聲低沉的獸吼陡然間從無盡海深處傳了出來。

那翻涌的海浪以及肆虐的余波,竟是頃刻間平息下來。

下一刻,一尊約莫身長丈許的古怪兇獸,便是顯化出身形。

夜笑的視線,落在這兇獸的身上,卻見這兇獸有著馬臉、鹿角、牛蹄、驢尾,看起來頗為怪異。

刷!

一道光芒閃過,這詭異的兇獸化為一尊中年男子,他淡漠的視線先是在煉獄尊者四人身上掃了一圈,最后便是落在了夜笑的身上。

他皺眉打量夜笑半晌,眸子中顯出幾分詫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一般。

煉獄、天猿、海尊三個上前招呼,可是這兇獸卻是并未開口,依舊是皺眉注視著夜笑。

“你這家伙什么意思?難道不認識一眾兄弟了不成?”海尊有些不爽的開口問道。

煉獄尊者也是笑了笑說道:“你應該看出這位小兄弟的神異之處了吧,怎樣?要不要雖我們一同前去?”

終于,這獸祖的視線從夜笑的身上挪移開,“看來,最近這混沌之地變化,應該便是這位小兄弟引起來的吧。不過,本座卻是沒什么興趣雖你們前去。你們知道,我和你們的追求不同,你們所求的,乃是自由,能夠脫離這里,自然可以付出足夠的代價。而對于本座來說,能夠在這里生息已經是足夠了。”

“當然,我也不會阻攔你們,你們想要前去的話,本座給你們讓路便是……”

這獸祖的話語極為平淡,雖然對夜笑有幾分好奇,可是,比起天猿等人來說,卻是平靜了許多。而且,他很顯然知道夜笑身上的神奇,更知道天猿幾人為何會隨夜笑來到這里。只不過,對于這些,他并沒有太大的興趣。

夜笑詫異的看了看這尊兇獸,這還是第一個面對自由都無動于衷的強大存在,雖然,讓這樣的強者跟隨自己,夜笑并無太多意愿。可是,這兇獸的選擇依舊讓夜笑有幾分失落。就好像,自己無往而不利的優勢突然間消失了一般,讓他有幾分不適。

當然,這分不適很快就不見了,他來到這里,目的只是為了能夠將劍靈復活而已,至于其他,并不強求。而且,這些強大的存在,即便是跟隨他前往,也并不代表什么,至少,目前并沒有兇獸表示出要追隨他的意思。

“你這家伙還是如此,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煉獄尊者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后,便是引領著夜笑,踏上無盡海,繼續朝前掠去。

而夜笑,也是對著那獸祖行了一禮,而后便是準備跟隨幾人繼續前行。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獸祖陡然間開口對夜笑問道:“你便是不久之前硬生生從無盡海中穿過去的那個小家伙?”

夜笑頓住腳步,而后便是點頭應道,“不錯!”

“如此說來,你來自三界天地?”獸祖再度問道。

這一次,不僅是夜笑有幾分詫異,就連其他幾人也是有些怪異的看向獸祖。

  酷《=匠x網C正Z版c首}發》0

對于夜笑的來歷,在這混沌之地中并不是秘密,不過,他們對于夜笑的來歷也并不看重,不管是來自哪片天地,對于他們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

他們之所以在乎夜笑,只不過是夜笑可能給與他們自由而已。

而這連自由都不在乎的獸祖,竟是追問夜笑的來歷,這無疑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再度得到夜笑的答復之后,這獸祖竟是沉思起來,而夜笑幾人也并未急著離開。獸祖既然有此一問,定然是有原因。

好半晌,那獸祖陡然間屈指一彈,卻見一片光潔的血紅鱗片,飛掠到夜笑的面前,而后,只聽那獸祖說道:“在這混沌之地中,你若是有所需要,可以將信息輸入到這鱗片中。另外,等到你晉升到歸真境之后,本座可以隨你離開……”

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話,不待夜笑和其他人發問,這獸祖便是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無盡海之中,只留下迷茫的夜笑以及目瞪口呆的煉獄尊者幾人詫異而又驚奇的愣神。

“這……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海尊開口,打破了平靜。

先是對夜笑毫不在意,轉眼間不僅給了夜笑與他傳遞消息的辦法,甚至,許諾將來會隨夜笑從這里離開。這反差,未免太大了一些。是欲擒故縱還是故作矜持?總之,這獸祖的行為讓在場幾人盡皆迷惑不已。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