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隨著異魔一方以及三界一方的調動,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三界,再度開始風起云涌,包括噬天獸以及鴻祖一脈,也在猜測這異魔一方到底來了什么底牌。

畢竟,在此之前的戰局,眾人都看在眼中,而三界一方的實力的確已經極為強大,異魔退縮是在意料之中。而現在,他們既然敢卷土重來,那么,定然有對抗三界眾強者的底牌和底氣。

噬天獸一族之中,天華圣帶著幾分恭敬和疑惑,恭敬的矗立在古祖的面前。

“古祖,這異魔一方,不是只有五大圣王嗎?”天華圣有些疑惑的問道。

天華圣在第二劫中,也算是嶄露頭角,在噬天獸一族中,更是頂梁柱般的存在。不過,他卻是并未經過第一劫的大戰,對于噬天獸的認識,也是大多聽人講述而已。

古祖聞言,不由得輕輕笑了笑,“異魔一族?怎么可能?若是異魔一族只有這幾尊強者,又憑什么縱橫天地這么多年?又怎么敢對三界出手?”

“你可知道,當初第一劫大戰之時,三界有多少強者?”

今天,平日一向沉默的古祖,顯然頗有談興。因此,主動開口對天華圣講述起當年的事情。

天華圣愣了愣,隨后便是說道:“據說當年那傳說中的尊上極為強大,除了尊上外,還有不少尊上麾下的強者。因此,方才算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將那異魔抵御了下來。不過,當年的三界即便是不弱,可是也不弱如此吧。”

“我族雖然出現的較晚,但是有古祖您統領,只不過我們較弱一些罷了。否則的話,就算是我們參與那一戰,也未嘗不可。”

不管是對于古祖還是對于自身的實力,天華圣都有著極強的信心。

然而,古祖聞言,卻是不由得笑了笑。

“當年的尊上的確極為強大,至少,我完全不是對手。或者說,我根本沒有與尊上對戰的資格。”古祖淡然的說道,說起自己不如尊上,沒有半點難以接受的樣子。

只不過,天華圣卻是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吾祖,那尊上也是歸真境而已,與您境界相同,您就算是比那尊上略遜一籌,應該也不會相差太多吧。”

古祖的神色依舊平淡,“當年的尊上之強,已經超出了你們的想象,或者說,他已經踏出了半步。盡管,只是半步而已,但是,已經超脫了歸真境的層次。不然,你以為當年的三界,憑什么可以抵御已經傳承了無盡歲月的異魔一族?”

天華圣皺了皺眉,“古祖,那異魔一族很強么?依我看,他們雖然不弱,可是,也未必能有多強大吧。至少,我族的力量雖然少一些,可是未必不能與異魔對戰一場。”

古祖沒有回答天華圣的話,只是淡淡的說道:“當年,三界除了尊上之外,還有另外兩尊歸真境強者,他們同樣參與到這場大戰中,并且相助三界一方。而三界,最后雖然驅逐了異魔一族,可是卻也是極為慘烈,那么,你以為異魔一族會弱么?”

天華圣只覺得古祖的話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三尊歸真境?當年的三界有那么強大?要知道,達到歸真境之后,已經不是普通的強者依靠數量便能夠彌補的,即便是僅相差一個層次的渡真境也一樣。

在這種情況之下?三界依舊付出了慘烈的代價?那么,這異魔一族到底有多強大?

“為何我與那鴻到現在依舊并未動手?除了對彼此的顧忌之外,便是異魔與三界都有著極強的底蘊。你不要看現在的三界只有寥寥數尊強者,但是,我可以肯定,他們有著讓歸真境付出代價的底牌。”古祖幽幽的說道。

“而那異魔一族,比三界更為強大。甚至,他們的底牌,即便是本尊也難以揣度。”

“之前一段時間的對戰,看似異魔被壓制。可是,只需要異魔稍微遣出一些力量,便足以應對下來。比如說,當年那一戰,十尊第一代兇獸盡皆被異魔一族擄走。以他們的手段,絕對有能力將他們馴化,這十尊兇獸,便足以讓三界的努力抵消了。”

不知為何,或許是這古祖感應到了什么,他略帶凝重的對那天華圣說道。

“不過是渡真境兇獸而已,以弟子的修為實力,就算是無法抵御,想要脫身也容易。除非,異魔一族暗中針對……”同級別對手,除非是出動數倍的力量,否則想要誅殺一尊渡真境,的確是極為困難。

就如同之前異魔一方針對玄、元二人一般,除了偷襲之外,還需要設下埋伏。否則,一旦被二人察覺,兩人一心想要逃脫,即便是五尊圣王也難以將他們攔住。

“不!”古祖卻是皺眉搖了搖頭,“那兇獸非同一般,乃是當年的無極圣者創造出來的恐怖之物。若非是無極圣者實力和對法則的體悟還不夠,就算是能夠創造出十尊歸真境強者也未必不可能。”

“可饒是如此,十尊兇獸的實力也遠超你們普通的渡真境。”

  [email protected]酷f匠網、@唯b一s正j‘版◎,其Zf他。`都是盜、版=!0

“單獨對戰,你們根本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你一人對戰兩尊第一代兇獸的話,絕對連逃脫都難以做到。那些兇獸的恐怖,遠超你們的想象,若是十尊兇獸聯手而來,不要說現在的三界,就算是我親自出手,恐怕也難以遏制他們。”

天華圣張大了嘴巴,十尊兇獸聯手,竟是能夠讓古祖忌憚,他完全無法想象,那兇獸到底多強大。

“所以,這一次如果是那些兇獸到來的話,你們必須第一時間告知與我,并且不要參與到戰斗之中。另外,你想辦法將這第一代兇獸的消息告知三界一方,讓他們做好應對的準備。”

天華圣回過頭來,卻是有些疑惑,“吾祖,我們就算是告知他們第一代兇獸而來,他們又如何能夠知曉這些兇獸的強大?僅憑我的話,他們未必會相信吧。”

古祖微微一笑,隨后幽幽說道:“你不覺得這一段時間,第二代兇獸有些太過安靜了么?”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